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发布时间:2020-05-28发布者: 浏览数:195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展期

    日期:2014-06-14 ~ 2014-07-31

    地点

    赤粒艺术

    参展艺术家

    李重重

    赤粒艺术:【山水现象】李重重个展 赤粒艺术

    台湾,台北市

      墨染新韵诗迴旋--视读李重重的现代水墨世界

      文/廖润珮

      政治大学欧语系暨淡江大学法文系助理教授,巴黎大学比较文学博士

      «Uneâmeestplusgrandequ’unmonde。»

      VictorHugo,LesContemplations

      一个人的灵魂比大千世界更辽阔-雨果,冥想

      色彩饱和鲜明、线条变化丰富、画面潇洒奔放,迥异于一般人对水墨画的印象,李重重的现代抽象水墨具飞扬生命力的律动跳脱沉重传统,以自然流线的构图宣示强烈个人风格。在具象与抽象超出物形间悠然游走,时而飘然纯净,时而蓊郁深沉,在墨色与留白之间,邀请观者进入诗意的自由想像空间。在纷扰嘈杂的外在时空,在目不暇给稍纵即逝的网路年代,重寻属于华人文化的情感视觉语彙有种令人安祥抚慰与找到恬静的沉澱。在惊奇水墨尝试突破与寻找多元性的同时,相遇可以是如此熟悉、似曾相识却又陌生的全新感受。

      以多年如一日的耐力持续求新,李重重面对创作执着坚持、淡然态定,她在现代抽象水墨的指标性意义与创作地位已经不容置疑;热爱挑战与坚毅追寻应该也是许多创作者无法解释的自发自然与必要性吧。创作是不断激荡自己,在永远的质疑中迷失与冒险,也在寻找与实验中找到自我。立体派画家乔治.布拉克(GeorgesBraque,1882-1963)曾说过,科学让人感到安全,但艺术的存在是为了颠覆。李重重带来的应该就是某种颠覆:在以男性为主的水墨领域中,以女性身份却自由豪放而大器不羁的笔触颠覆大众对水墨画的传统技法与印象而因此独树一格。或实验或探索,在东方的自信自觉中向浩瀚多彩的世界开放,以现代之姿再现墨韵艺术的传奇。

      寻找跨文化世纪的东西方现代对话

      李重重笔下有属于自己的奔放快意与洒脱豪迈,早年在有北派青绿山水传统的父亲启蒙下拿起画笔,长年领悟文人水墨的精髓与薰陶,又在政战美术系接受西方现代绘画的训练后,挣脱传统的束缚并走出个人的路成为宣示自我的一种必然。因缘际会,她将参与在台湾如火如荼展开的现代化运动,先后加入中国水墨画学会、奔雨画会等以开拓属于她的年代的现代创作。走出裹小脚、足不出户似的千金仕女传统,现代与抽象水墨彷彿是迎接解放的新时代女性,在传承与感恩前人走过的筚路篮缕与足迹同时,以自信沉稳与坚定勇敢迈开步伐,放手走出属于自己的人生。如果在接受西方绘画与潮流洗礼后,李重重还是锺情水墨创作,不但因为这是她最熟悉的表达工具,那更是从小与父亲情感联繫的另一种视觉语言。除了有着深层的情感联繫,也许也因为她体会在西方先进的表现技法与语彙下,其实水墨传统或书法用笔中也存在类似与无限发挥的空间。长年努力实践独特画风,她创造出属于个人的绘画风格,在水墨现代化中无可取代,也是台湾艺坛中不容忽视的画家。即使不以性别区分,她仍然是抽象水墨创作中极为突显杰出的一位。不论是学习融和的蜕变期,墨色为主调的墨韵期,或是泼墨、拓墨、自动技法与多重材质和谐混搭的多元期,一步一脚印,一路走来的琢磨与洗练,李重重一直持续在宽广开放的探索中追求突破,也在多年的的水墨人生中自成风格。

      在现代艺术的观念引导下,李重重领悟线条美可以胜形象美,抽象美也能超越相似美,有时偶然与不经意的现象与效果也将认真影响她未来面对水墨创作的态度。她希望能够汲古润今,引西润中,透过个人拥有的艺术语言将自我悟性的品格移入作品,在内在摸索与空灵转化中也寻求书画锻鍊修心的启示。在不求形式与流派的水墨中展现自由意识之应用变化与自我觉醒,以自己东方宇宙观的特质寻求诠释世界性。她希望在自由创作中透过追求自我与自由意识捕捉心灵观念的内涵,在画中有诗、物我两忘的水墨层次与空灵气韵的笔情意趣中传达东方的悟性思想,在不求形式与传神的抽象审美中悟出一种超越时空的美学观念。在现代与抽象表现画风中,用属于东方的笔触重新诠释东西方哲思激荡下的水墨。

      抽象画是现代语言的表现,在今日的东西方交流中,当代水墨也可以在艺术交流中建立新平衡、提供新讯息、新视觉语言。长期以来以西方艺术为主导与主流的艺术潮流正因世界趋势在东风西进中渐渐发现属于东方的美学与艺术。抽象思维在东方的草书与泼墨的写意画里本就存在,传统中国水墨画中也拥有具象与抽象间的游移。宏观宇宙内化而呈现为纸上微观世界的物我合一的东方哲思也没有任何需要辨证的矛盾。台湾的水墨画界在二十世纪现代风潮中已经挑战过传统,新一辈接受过西方绘画现代技法洗礼的画家也在抽象表现中绽放发现欧洲与新世界后的思考,展现用色、构图、表达方式与更重要的文化自信下的新东方。

      具象、抽象、心象,彩润空灵万象

      由写实走入半具象,在转化思想内涵的观念思考下,抽象入画中还是有自然为吾一体,造化为师的想法,外内在、天与人之间并无冲突。加斯东.巴舍拉(GastonBachelard1884-1962)在L'Airetlessonges(空气与梦)随笔中提过由具象到抽象间想像力的移动:「人们总希望想像力是种创造画面的能力,然而它其实是一种解构由感官接收到的影像的能力,它尤其是一种将我们从第一个影像画面解放、一种改变影像的能力。如果没有影像的改变、影像间令人意外的结合,就没有想像力的活动」。被视为现代主义黑太阳的波特莱尔也认为崇高卓越必须弃绝细节,艺术为追求完美能回归到最原始状态,因为在可以选择前必须已经内化拥有,重要的不在模仿,而在以一个简单与灿烂高明的语彙重新诠释。有一些触及人心的感动可以是亘古不变的。波特莱尔在诗集《恶之华》中的诗〈万物照应〉(Correspondances)中尝试解释人与物之间、个人不同感官之间的相互关联照应。诗人可以看见敏感的世界,以特殊的情感审视不同的创作语言却有共通之处的艺术领域。大自然就是个殿堂,我们穿梭在列柱之间以熟悉的眼光寻找象徵。精神与感官在五感六觉中运转游移,在审美的观想中,不同的官能感觉在想像的世界中结合、对流。在艺术的通感中,这些感应如空气中流动的芬芳、如视觉辨识下的色彩、如诗韵抒情的律动节奏、音乐的音调旋律都可互相呼应。这是由内在感性结构中的交感观念共通、相互影响,也呼唤形象之外的感觉,以达到艺术重新整合诠释、追求直觉昇华的最高境界与理想的实验美学。

      艺术家平时的阅读、修养、观想、品味、直觉、本能的磨练影响作品的内涵深度、创造力与想像力。中国水墨画传统本具备深度的人文思考,天地一体的诗情画景在诗、书、画的结合中诠释反映画家的心景情怀。观山临水、画物写情、而属于老庄的物我转换与幻化、变与不变之间的心灵状态,主体、客体相融互容的状况也像梦蝶与鱼我间的互换。而有容乃大,自由的心境也自然在抽象中笔染诗意诠释万象。李重重相信观察的过程影响画法,点、线、面与四面八方的观察在眼、心、手的流程中,也从抽象艺术的经验发展另一境界的自我呈现,物随心,万境转。

      布局、写意、气韵,浓淡气势磅礡

      看似潇洒的画面其实与草书书法一样必须有潜沉、酝酿的準备过程,才能在构图上一气呵成,一手一笔重塑天地。完成速度可以惊人,但却是思考缜密之后的豪放。掌握传统技法与训练纯熟稳固的根基上,在泼墨与拓印之间也可以放手自由,是技法成熟后的自然与胸有成竹。在李重重的世界里,线条与画面执手,恣意翩然起舞;率性与风情起伏,点点步伐轻重划落,有鲜明瑰丽的律动,有轻盈透明的带过。笔墨之间,心写诗韵,层层意境下墨趣重重,在纸上空间婆娑迴旋,表达现代心象美感的神秘密码。李重重的重墨营造视觉上的对比效果,在传统延展出的现代中穿梭游走,挥洒自如中,笔也出入古今在空灵气魄上用心开拓水墨格局。气韵轻灵变动之间,可以动如脱兔,也可以静如处子。在现代的线条裏再现大自然,没有过多的矫情华丽,澎湃流转的线条与点染间,旨趣也能宽广无限。

      在点染、破泼、勾勒中,阴柔与阳刚同时的内化也传达了东方艺术中的收与放。水墨表达许多东方特有的气蕴特质,如同李重重的笔触,在彷彿安然恬适看似含蓄静默与婉约的表象下,也同时拥有狂热奔放、随时可能爆发的自由生命力。笔下看似温润纤细柔情似水的墨色,却在运筹帷幄的力道中可以阳刚大气,可以一写心中无限丘壑,可以兼容并蓄与诠释开展微观与宏观的宇宙。在线与面的结构中,李重重寻觅以水墨笔触与压克力彩渗透的淡墨变化,倚仗透过抽象的效果诠释生命的能量,由抽象经验去发展已将自我心境融合于天地之间纵情发挥的独立境界。墨色对比强调其他色彩的炫丽,然而虚白则是必要的呼吸与沉澱,是如同饱满后需要的休养生息。那是属于东方传统美学特有的想像灵视空间,想像力创造世界也同时驾驭这个世界。在现代水墨发展趋向多元之时,抽象表达影响中的空灵墨韵和意境的变化与思考内涵,都是当代美学仍可探讨思索的领域,水墨画特有的视觉语言也能再显人性关怀的思维与心灵共鸣。

      赋在笔端–墨彩还未画完诗情的故事。。。

      法国知名作家、曾任法国文化部长的马勒侯(Malraux,1901-1976)在其艺评集里探讨艺术时认为就是透过艺术,形状因此成为风格。没有风格就没有艺术,而所有的风格则牵涉到一个人的重要核心价值的意义与定位。所有天才的艺术史应该都是一个解放的故事,因为故事试着有意识地转化命运,而艺术也将故事转化为自由。艺术因此就是种反抗命运的反骨。同样来看一些国外的女性创作者,其实我们都可以看到一种在自身条件与大环境的实际生活里面交战、共存的必要自觉与刚柔并济的坚毅特质,那也许也是身为女性必须在生活中兼顾一切与踏实前进的敏感度。对有幸很早就开始参与画展的李重重来说,画画是一辈子的事,创作应该种随遇而安,时时立命又同时永远调整步伐的生活超越障碍赛。

      在俗世杯壑之间以女性之柔与敏感察物反思以见朴实真趣,在鲜丽明亮与动静皆美的墨彩风格中,李重重深信生命经验的过程也是艺术,而艺术应该与生活完美结合,从而体会艺术是现代人生活必备的养分,易亲近消化,也带来生活中的快乐喜悦。艺术不该只是束之高阁、在金字塔顶端把玩的市场经济下的虚拟数字,而该在日常氛围中融入也同时在个人的行动与美学品味中实践体现。在传统的文人世界中,诗书琴棋画全面思考的艺术创作本来就是一种自然的有感而发,是人与天地交感一致性下的託付,是大千世界幻化转换为小宇宙的抒怀;而对她来说,水墨就是人文生活中的诗情妙趣。创作是发现的过程,也自然在不断的体验与感受中细细品味取材生活的多元。马勒侯也说过,艺术与爱至高无上的力量就在于驱使我们想去挖掘汲尽它们的源源不绝。而动人心弦的美更需要生命的内涵、热情与经验淬炼沉澱,在创造自我风格独树一帜的同时也期待抚慰与感动大众。在彩笔渲染中挥洒豪情生命力,从创作中分享心中缱绻意念,百转千迴中墨韵情牵人间,李重重也在对生活与创作的爱中找到平衡,在相互呼应与共生共存的理想中成就圆融自己的戏墨人生。秉持延续传统精神的同时,尝试开创新意境,在她个人的现代风格中,水墨可以透过国际性的绘画视觉语言继续推介蕴含东方思维的哲理与美学意境,给予世界新的精神空间与艺术领域的可能探索。生命的旋音尚未画下休止符,对艺术的爱仍绵延流长,诗也还要拥抱彩墨,在人间继续舞迴旋。。。。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信誉怎么样|提供实用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鹿鼎luding娱乐平台注册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正点娱乐平台自动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