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眼睛闭上了,更多的眼睛却打开:《不设防城市》

发布时间:2020-06-14发布者: 浏览数:682

一只眼睛闭上了,更多的眼睛却打开:《不设防城市》 

  当一座城市陷落,成为强权随意践踏的不设防之城,人性的善恶就呈现了出来。1945年的义大利电影《不设防城市》(Roma città aperta)不仅精心刻划出罗马遭纳粹佔领下,人们生活艰困的历史情境,更刻划出超越时间的人类情境,关于善恶之间的对决,你可以在本片看到导演罗塞里尼对人性善恶层次的美妙呈现。

  罗塞里尼对本片的高明之处首先在于,他很快的从开场的铺陈里的种种小恶,透漏出某种艰困──当一个城市被迫艰困化,人们开始被迫做出小恶来维持生计,这当然是纳粹与勾结的义大利警察走狗刻意导致的,他们故意使人们生活艰困,藉以使得人们更容易在艰困中出卖自己的良善,包含出卖自己的朋友、情人、家人。

  《不设防城市》一开始的麵包店被劫事件,旨在铺陈极权主义政权如何将人们拉入小恶,并合理化自己的大恶。一名神父虽然知道这些事情,却没有过度怪罪人们这幺做,只是于以劝戒。神父在这个城市的故事里头只是角色之一,但你可以清楚的看到罗塞里尼如何锺情于他,因为本片的主题正是关于「信念」,其余的角色所面临的问题皆可以化约为此。无论是一名有孩子的女人对于心爱的男人、或者是另一个女人对于作为反抗领袖的男人、抑或是孩子们为了赶跑纳粹,在晚上秘密集会,进行破坏行动,并且彼此约好绝不向大人洩密(这种设定即使在今日来看都非常大胆,特别是他们完全是自发的)、以及一名义大利警察暗自违抗上级命令,替儿童隐藏他们弄来的枪枝(这里说的不是青少年,而是儿童)。这些种种人物及其行为以及鲜明的信念可以说是一体的,使得电影本身并不会给人太长以及太冗的体感,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又一个用以加快节奏的事件,这些事件往往能给人带来极为沈痛的感受。

一只眼睛闭上了,更多的眼睛却打开:《不设防城市》

  同时,本片还不断切换于另一端的纳粹办公室,这种作法很轻易的呈现了鲜明的对比──物资匮乏的广大城市,对比的是物资丰富的纳粹办公室。这个办公室的精妙之处在于,一边的小门通往行刑室,另一边则通往俱乐部。行刑室里充满的是刑罚、哀号、死亡,俱乐部则是美女、美酒、美声,在纳粹办公室里的高官决定着抓来的犯人要去哪。这高度戏剧化却又相当自然的场景,让人记忆深刻,表面上这两个地方其中一个是生路,一条是死路,实际上,两个地方都是对人的摧毁。只是一个是摧毁人的信念,一个是摧毁人的肉体。

  摧毁信念的人被丢到了俱乐部,比如一个出卖自己情人的女子,她的情人正是纳粹军恨不得碎尸万段却又想套出讯息的反抗军领袖,一名娇媚的义大利女军官利用她的毒瘾,最终说服了她只要供出情人的下落,两人都会安全,而且还能发大财,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她提供了女子药品还有赠予名贵的貂皮大衣,而女主最终接受了她的话语。而当她看到自己的情人全身是血,折磨致死的尸体时,本来在迷茫中痴笑的她,发疯昏倒了,义大利女军官满意地走到昏厥的她身旁,将貂皮大衣取走,并拍乾净,轻描淡写的说:「下次还可以再用。」

一只眼睛闭上了,更多的眼睛却打开:《不设防城市》

  与之相比的是另一对情侣,女人只是一名普通的妇女,有一个跟前夫所生的孩子,而男人也只是一名普通的男人,只是他的朋友是反抗军领袖。而也因此,一女一男,一个因为追逐被押走的爱人被枪决,另一个因为害怕自己在被折磨的过程中,背叛反抗军的朋友们,于是在狱中自杀,然而至死前双方都对彼此的爱深信不疑。罗塞里尼以此所展示的,是高压环境下,爱的基础。这种基础在于对彼此的信念,反抗军领袖至死都没有怀疑自己的爱人;然而因为他的爱人失去了信念,背叛了他,所以他必须付出代价。如果说爱使人脆弱,那就是因为真正的爱,是将自己无条件的交给对方,甚至不顾对方是否也这样,因为你已经抱持着对方必也会如此的信念。

  而极权主义所要做的,也是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瓦解这样的信念。最好是每个人都原子化,使得人人为顾自己安危,自扫门前雪,不问他人事。所以在本片里头,纳粹也好,义大利警方也好,他们对于这般的信念都抱持嘲笑。然而高明如罗塞里尼给出了一个明晰的原因,那名看似掌握犯人生死的纳粹高官也拥有信念,关于雅利安人的信念。这个信念包含了相信「其他劣等种族必会互相背叛」。故虽然纳粹高官与义大利女军官看似合作无间,有说有笑,实际上他们之间仍有一场小小的竞赛,关于义大利反抗份子的意志能不能如德国人一般坚强。因为说到底,虽然是利益同盟,义大利人与德国人还是不同的,因此要达成同一目的,纳粹高官使用的手段是试图瓦解意志坚强者的信念,而义大利女军官做的是找意志软弱的人见缝插针,毕竟意志坚强终究是一个人的事情,而你总能从他所爱的人找到他的弱点。而最后的结论告诉我们,女军官胜利了,义大利人的信念并不比德国人脆弱。

  另一个信念遭到摧毁的是一名纳粹军官,这名军官与坐在办公室的纳粹高层形成鲜明对比。从军已久的他,早已失去了对雅利安人的信念,同时也对自己国家的人的所做所为认为荒唐可笑。然而,他却是那个在电影后半段神父因与反抗份子合作,并不愿透漏讯息而被被行刑时,见其在第一波枪决下不死,气得掏出手枪再开一枪的人,为何如此?因为他早已失去了对于一切的信念,如果说办公室的纳粹高官所怀疑的是反抗者的信念真假,到他这里就是信念的有无了。当信念坚定的神父没死透时,彷彿是上帝赏了他一巴掌。为了维持自己的信念,他的信念是,所有信念都是可笑的,世界的本质是虚无,他必须马上扼杀这样的「奇蹟」,否则他就无法继续生活下去。于是你可以看出罗塞里尼安排的高明,一个信念是「虚无」的人杀死了一个具有强烈信念的人,这本该是极其绝望的结局,因为神父作为片中主角群最后一个反抗者之死画下了句点,然而罗塞里尼安排了有人见证了这一切,又使得这句点转换成逗点。

  这见证者不是上帝,而是神父所养育的孩子们。

一只眼睛闭上了,更多的眼睛却打开:《不设防城市》

  这些曾自发组成义勇军的孩子们在铁幕外见证了神父之死,同时也见证了奇蹟,死亡并没有斩断一切。相反地,见证死亡的孩子们在回家的路上手牵着手,他们比以前更加团结。一只眼睛闭上了,更多的眼睛却打开了。对比片头那幽暗的画面,片尾可以说是极其光明的。光打入了这些孩子们的心灵,而没有人可以再欺骗他们,分化他们。藉由神父之血,他们形成了坚毅的共同体,比起那些纳粹学术垃圾所编造的,写在纸上而没有具体落实的命运共同体还真实。

  如果说时隔多年,回顾这部金棕榈奖作品有什幺特殊意义,就在于新写实主义所代表的精神。虽然是虚构的故事,然而写实性却超越时空,让2019年的我们理解到,在暴政底下,邪恶与善良之分明有多幺清晰。而在极其高压的城市之中,有些人的死如何可以重如泰山,有些人的活又如何的轻如鸿毛,这两者的差别就在于信念的有无。在有信念者眼里,信念会互相吸引,相互斗争与辩证;在无信念者眼里,信念就像病毒一样,会感染体质不好的人,带坏跟污染无信念者。对于这样的人,或许请他看罗塞里尼的《城市不设防》来重新矫正对黑白的标準也毫无意义。因为对他而言,白色,就是各种颜色混在一起;而无论纳粹军与义大利警察殴打了多少人,多少人挺身而出,都不过是小波浪,无法撼动他的心灵。他所不知道的是,真正的白色,好比真正的信念,必须一再的说:「不!」

电影资讯

 《不设防城市》(Roma città aperta / Rome, Open City 或译:罗马,不设防的城市)-Roberto Rossellini,1945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信誉怎么样|提供实用生活信息|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银河999安卓版游戏下载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金沙娱城手机版賭場